adc影院吐血

大荒,如今已經是名副其實的上品星系,即便霸王,已經沉寂。

但整體實力毋庸置疑。

其底蘊,沉淀,也名副其實。

尤其是這一次天災,雖然大風暴已經過去,隻留下一些零星點點,但大荒卻在這次災難中堅強挺瞭過來。

短短幾十年內經歷三次a級。

還有一次……準浩劫!

在那危急關頭時,霸王宗的那位太上長老,居然在大難前突破瞭。

跨入瞭那傳說中的至尊層次。

還將準浩劫給擊退!

寧濤得知後,臉上露出瞭恍然的神情,一定是霸王前輩給的指點,不過,他也有一些惋惜,荒院長居然還沒能突破,看來,還差上一些。

以他如今的氣血,如果再無法突破這一層,恐怕,就真的很難瞭。

畢竟他比風魔前輩還要古老。

年紀上,已經有瞭限制。

“唉……”

寧濤唏噓一嘆,荒院長對自己可是有大恩,一直和小師叔幫助自己,如果有可能的話他一定會幫一把。

而此時,他已經疾行在這漫漫星空之中,星艦破空,載著眾將士。

此次他們的陣容十分豪華,一萬精銳大軍,訓練有素,長老若幹,而算上他在內的仙皇強者,更是一共有六位,還有一位……至尊強者!

這番實力去滅一個大宗門,都已經能夠足以,用質量,去碾壓數量。

當然,寧濤自然戴上瞭偽裝面具,化名為銀河,這場戰爭,他萬萬不能露面,暴露身份,否則無疑是向四大星系宣佈起源一族和他是同謀。

那無疑就是找死。

戰爭緣由,就是由風魔為主,當年被地冥族給偷襲如今來報仇。

至今大荒境內,還流傳著風魔的一些怨恨,這個冤案至今沒翻盤。

所以,理由合情合理。

而就在這時,呼延族長忽然走瞭過來,手中拿著一枚玉筒,恭敬道:“門主,大精靈那邊剛來信瞭,似乎是兩位夫人傳來的……”

“哦?”

寧濤一挑眉,忙接過一看。

視線中,玉筒中居然有一女子的烙印,高挑明媚,含情動人,說不出的思念,還有那一串串的文字。

寧濤瞬間感動瞭,是妙妙,她真的出關瞭,甚至也已經派兵大荒。

唐嵐,曲小汐一並前往。

說要在大荒碰面。

說實話,他已經有好久沒見到曲妙妙瞭,自從在永恒青木一別,她閉關,接受傳承,洗禮,已有數十年。

他的三徒弟,花露水,也有數十年沒見瞭,不知道如今情況怎樣?

前者如今馬上就能見到面。

可後者還下落不明。

寧濤很擔心,畢竟他是自己徒弟的身份,已經被四大勢力皆知,他們也肯定在搜索著花露水,用它來要挾自己,甚至,有可能已經得逞瞭。

但呼延族長卻說在幾年前,發現過他的行蹤,想接觸,卻被他逃掉。

看起來這小子挺機靈。

而且,還有三大導師在身邊。

就在他沉思時,站在船頭沉默的風魔,還是忍不住上前道:“小子,有一件事我還是得說,此事風險太大,你可要想好被暴露的後果。”

“這時候動地冥族,一定會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,甚至有所懷疑。”

寧濤點頭,這個不可否認,他沉吟一二,還是說出瞭計劃,一翻手,竟然取出瞭一個精致神秘的陣盤。

“這東西,將是我們擺脫嫌疑的關鍵點,我要佈置跨星系傳送陣!”

“什…什麼?”

風魔大吃一驚,看瞭看這茫茫無垠的星海,在這個宇宙中最快的速度,莫過於跨星系的傳送陣瞭。

寧濤已經達到這個地步瞭嗎?

這…這也太快瞭吧?

“你確定?”

然而,寧濤雙眼灼灼,迸射出自信心,莊重道:“放心,我有分寸,很多年前我就已經想嘗試瞭,後來一直拖到現在,但已經有瞭把握。”

“隻要我能證明,我沒跟起源一族在一塊,就能夠擺脫掉嫌疑。”

“對瞭,天冥族現在有沒有動靜?此次滅地冥的行動,他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,說不定還留有後手……”

寧濤神情凝重。

這是眼下最不確定的因素。

看起來,地冥族一般,可畢竟是天冥族重要的分支,又經歷瞭上次那些事,他們或許正等著自己落網呢。

風魔沉吟瞭一下,道:“那個地冥老祖不簡單,更掌管著整個冥王星系,擊敗他,我有一定把握,但要說殺一位至尊那是難上加難。”

“就看大精靈和大荒那邊有什麼規模,反正這一次,誓要踏平它。”

聽到這,寧濤點瞭點頭,忽然摸著下巴翻出瞭三物,是同一件物品,每一個都如兩個人頭般大小,很精致,上下都沒有縫隙,科技感十足。

“咦…這是什麼?”風魔看著這三件物品,不僅挑著眉頭疑惑道。

神念一掃,也並沒什麼奇怪。

是一種他看不透的結構。

不過其中密度很高。

聽到這,寧濤嘴角一勾,淡笑道:“這可是好東西,我將它稱之為魔核神,一旦將它引爆,後果很可怕,具體威力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“但我想,什麼仙王,大帝頃刻間應該能灰飛煙滅,就算妖君也有可能隕落,就拿地冥族來試驗下吧。”

他的嘴角掀起冰冷弧度。

但風魔質疑,這鐵球有他說的那麼邪乎嗎?還想殺仙君?真不相信。

不過他沒執著這些,趁眼下還有一些時間,他再去參悟一下術法,距離大荒還有不到半個月的路程。

“嗖…嗖……”

而與此同時,在一艘巨大的木之戰艦上,一道高挑倩影眺望遠方。

隻見她手握山靈權杖,一身高貴華麗的青色長裙,頭戴聖女冠,由青木樹枝纏繞,身材火爆,更加性感,成熟,還有一抹不容忽視的高貴。

她……正是曲妙妙!

“丫頭,一個人在這想什麼呢?”溫柔的唐嵐在一旁微笑道。

曲妙妙臉頰一紅,卻輕抿著紅唇緊張道:“嵐姐,你說,少爺他現在變化大麼?會不會把我給忘瞭?”

“傻丫頭,別多想瞭,你傢少爺可疼你瞭,”唐嵐一把將她摟住。

這丫頭的皮膚,越來越好瞭。

感覺就像出水芙蓉一般。

離得近瞭,還有一種清香,心曠神怡,讓人恨不得沉浸其中……

而在大荒的附近,有一個十幾人的精銳小隊疾馳,已經能夠看見那一處荒蕪星團,而其中為首的一人忽然頓住,用一雙復雜的眼眸看向前方。

在滄桑之中仿佛億起往昔。

“師傅,我回來瞭!”

極品透視學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