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街app下载安装到手机街

當蘇銳聽到“蘭姐”兩個字的時候,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和某個女人對上瞭號,臉上全是濃濃的八卦神情,但是卻不知道自己猜的對不對。

“蘭姐,是這樣的,我昨天找人把一個化妝師的工作室給砸瞭,也不知道是怎麼走漏瞭消息,現在微博上沸沸揚揚,都在傳說是我幹的,對我的形象造成瞭嚴重的影響,蘭姐,你的關系廣闊,看看能不能幫我搞定這個麻煩?”

程博洋說起自己的錯誤,自然是避重就輕。

蘇銳聽得清清楚楚,電話那端似乎是有點不耐煩:“不就是砸瞭個工作室嗎?有什麼大不瞭的?賠點錢不就行瞭嗎?”

“蘭姐,這已經不是賠不賠錢的問題瞭,寧海市局已經立案瞭,我怕他們追查到我的頭上來……”程博洋一邊打著電話,一邊看著蘇銳,在與這個蘭姐通上電話之後,他那惴惴不安的心情似乎好瞭許多。

真是的,都怪自己太自大,把這麼強的靠山都給忘記瞭。

“寧海市局?”那邊的女人一聲冷哼,語氣之中帶著不屑:“可輪不到他們在我面前叫板。”

“蘭姐,我知道你神通廣大,要不你打個電話,幫我搞定寧海市局,擺平這件事?”程博洋說道,聽到蘭姐這樣說,他的心裡已經一點不緊張瞭。

“這不是什麼大事,我幫你搞定也行,我現在就在寧海,一個電話的事情而已。”

“姐,那麼巧,我就在寧海旁邊的江門市,如果你晚上有時間的話,我就去你房間陪你。”程博洋心虛的看瞭蘇銳一眼,又說道。

“把你的地址報上來,我現在去找你,看你的表現,先把老娘伺候舒服瞭,老娘再幫你搞定這件事。”

蘇銳聽到瞭這句極其彪悍的話,頓時有點目瞪口呆。凹槽,這是什麼節奏?難道說這程博洋是靠著自己的小白臉來討好這女人的歡心,然後才獲得上位的機會?

“好……蘭姐,你放心,我一定努力讓你舒服的。”程博洋一臉討好的說道,不過蘇銳倒是明顯從他的眼神裡看到瞭一絲微不可查的懼意。

而這一絲懼意,被蘇銳清楚的捕捉到瞭。

程博洋掛瞭電話,深深的看瞭蘇銳一眼:“有人來幫我搞定這件事情瞭,很抱歉,你的陰謀達不成瞭。”

“我可沒有陰謀,反而從頭到尾都是你在陰謀算計別人。”蘇銳雙手抱胸,好整以暇的笑道:“我本來想簡單粗暴的解決這個問題,不過現在看來,這件事情比我想象的要有趣的多的多。”

“還簡單粗暴的解決問題?你就使勁吹吧。我看你一會兒還能不能笑的出來。”

程博洋冷笑道,反正有蘭姐的出手,現在寧海警方已經不足為慮,完全不需要有任何的擔心。

蘇銳的臉上露出一絲嘲諷,嘲諷至於還有點憐憫:“娛樂圈真是個大染缸啊,你一個當紅的明星,也得靠出賣自己的身體才能上位,真是讓人感覺到可悲。”

聽瞭這話,程博洋的臉色驟然變瞭: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我的意思很簡單,不說你也能明白。”

蘇銳今天算是親眼見識到瞭,事實上,在這所謂的娛樂圈裡面,無論男女,基本都很難獨善其身,想要上位,就得承認那種“潛規則”,並且主動參與其中。

很多女明星都會找“幹爹”,很多男明星也會找“姐姐”,但是相比較而言,男明星反而會更慘,因為他們有可能被暴力女富婆看上的同時,還有可能被那些喜歡小白臉的老男人看上。

關鍵是,這些變︶態的老男人絕大部分都是有錢有勢,可以一句話就決定你在娛樂圈的生死,程博洋能夠走到今天,說不定已經被這些老男人玩弄過多少次瞭!菊花說不定都爛掉瞭!

為瞭成名,就算忍著惡心也得把這些老男人服務好,他也真是不容易!

“我想,在那個蘭姐來到這裡之前,你是不會離開的,對不對?”蘇銳冷笑著說道。

“她能夠搞定寧海市局,讓他們撤銷立案,也能夠刪掉微博上面的轉發與評論,你說,我現在還有什麼好怕的?”

蘇銳看著他不可一世的模樣,嘆瞭口氣:“友情提醒你一句,不要忘記瞭蘇熾煙。”

“就憑她?一個小小的造型師而已,能翻出多大的浪花來?”

“真是個傻逼。”

蘇銳覺得這貨真是無藥可救瞭,丟下一句評語,竟這樣出門瞭。

這個程博洋根本不知道,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他找的那位蘭姐或許很厲害,但是,在華夏若是比起背-景和後-臺,有幾個能比得過蘇熾煙?

你把人傢工作室給砸瞭,難道以為搬出個靠山來,就能搞定這一切?

等到蘇銳剛剛把門關上,程博洋就狠狠的啐瞭一口:“等到蘭姐來瞭,一定要讓這個傢夥好看!”

他在說這話的時候就沒想想,蘇銳為什麼會這樣離開。

而此時,蘇銳都還站在房門前,清楚的聽到瞭程博洋這句惡狠狠的話,不禁覺得有點可笑。

張紫薇也沒走遠,站在走廊的窗邊等著他,見到蘇銳出來,迎上來問道:“你怎麼那麼快就出來瞭?”

“因為一會兒有大魚要跳出來,我是不忍心錯過這種驚天八卦啊。”蘇銳感慨著說道,表情略有賤意。

張紫薇一看他這個表情,就知道沒什麼好事:“什麼大魚值得你這樣?”

“我現在還不確定,但是希望沒有推測錯。”蘇銳淡淡一笑:“這件事情遠比我預想的要精彩許多呢。”

“故弄玄虛。”張紫薇撇撇嘴。

蘇銳在窗口吹瞭一會兒晨風,然後轉臉看瞭看張紫薇,這姑娘一襲白裙立在風中,長發飄起,倒似乎有種飄逸的味道來。

雖然張紫薇和周安可都喜歡穿白裙,但兩人卻又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氣質,後者外表柔弱,但是內心果決勇敢,辦起事來毫不拖泥帶水,雖然是女子,但經常會流露出颯爽的氣場,很有成為一個決策者的潛質。

可是周安可就不一樣瞭,來自於江南水鄉的姑娘,整個人兒都像是從水墨畫裡走下來的一樣,能給人一種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”的感覺,從蓮塘鎮走來的姑娘,性子溫婉安寧,就像是一朵清新的蓮花。

“美女,我們出去走走吧。”蘇銳忽然邀請道。

“可是你剛剛還讓我把自己關在外面。”張紫薇的嘴角勾起一絲弧度來,輕哼瞭一聲:“剛才的我你愛理不理,現在的我你高攀不起。”

說完,她便轉身朝電梯處走去。

“這算是答應嗎?”

蘇銳一臉黑線的跟在瞭後面。

…………

兩個人倒也沒有走遠,隻是在酒店附近感受瞭一下江門市清晨的氣息,一人抱著一杯溫熱的奶茶,坐在街邊的長椅上,看著行色匆匆的上班族,不禁有種復雜的感覺。

“有時候我覺得他們很辛苦,有些時候又覺得自己很想去體驗一下這種生活。”

張紫薇忽然說道,她輕輕的喝瞭一口奶茶,目光之中流露出不知名的意味來。

蘇銳轉臉看瞭她一眼,似乎是明白瞭什麼:“在你這個年紀,許多女生都還是剛剛走出校園,剛剛找到工作。”

“是呢。”張紫薇抬起頭,看著前方的人群:“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沒有青春。”

才那麼年輕,本來應該是花季的姑娘,卻開始掌控著寧海地下世界的第一大幫派,見識那麼多醜惡和陰暗面,每天還要表現出嚴肅的樣子,時間長瞭,張紫薇都有些分不清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。

蘇銳聞言,沉默瞭一下:“要不這樣吧,我可以給你放個假,幫中的事務暫時交給李陽,你出去走一走,散散心。”

“自己一個人不想出去,也不知道該去哪裡。”張紫薇倒是拒絕瞭。

“你沒朋友嗎?”

“我一直呆在黑社會,誰傢的姑娘敢和我做朋友?”張紫薇苦笑道。

蘇銳嘆瞭口氣:“要不抽個時間我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?”

“好!”

張紫薇的眼睛驟然亮起來,毫不猶豫的答應瞭下來!

“我去,你在給我下套?”蘇銳看著張紫薇那如陽光一樣明媚的笑容,又好氣又好笑。

“我可沒下套,都是你自己答應的,不許反悔。”張紫薇捂嘴輕笑道。

事實上,她確實沒給蘇銳下套,剛才說的也都是真實感覺,錯過的青春,總是想要再找一些彌補的方法。

還是那句話,追不追求他是自己的事情,他接不接受則是另外一回事。張紫薇深切的明白,自從蘇銳將自己從東洋救回來之後,她的心裡就再也住不進別的男人瞭。

“絕對不反悔,那就等近期抽個時間吧。”

蘇銳說完這一句,他的眼睛就驟然瞇瞭起來。

因為,此時一輛掛著首都牌照的黑色奔馳出現瞭酒店的門口。

車門打開,一個燙著大波浪發型、面戴黑超墨鏡、腳踩十五厘米高跟鞋的女人走瞭出來。

這個女人走路極快,風風火火,沒幾秒鐘便消失在瞭酒店的大廳內。

張紫薇也順著蘇銳的目光看去,情不自禁的說道:“這女人看起來好強勢。”

蘇銳收起手中的相機,嘴角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微笑:“能不強勢嗎?歐陽傢的母老虎,那可是名聲在外。”

超級護花天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