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街app的介绍

  

李南方應該猜到的。

之前呂明亮告訴他,明珠正在召開國際醫學交流會,幾乎全華夏的甲級醫院都派出瞭團隊來這裡參加交流會。

京華總院的第一個外科主刀醫生,當然有資格參加這樣的盛會。

呂明亮還說過,昨天來明珠總院學習交流的,是青山和京華兩地的醫生團體。

恰巧遇上明珠總院的醫療事故,所有人都留下來幫忙瞭。

那麼,在這遇上蔣默然絕對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或許,之前和呂明亮單聊的時候,老呂也是打算提到默然姐姐的。

隻可惜,話沒說幾句,老呂就被拉走瞭。

也沒關系,現在遇見瞭,不正好證明兩人之間緣分很深嗎。

自從上一次京華總院一別,整整半年時間過去瞭。

蔣默然朝思暮想的李南方,竟然在這麼意外的情況下,出現在她的面前。

濃濃的思念,頓時就化作淚水,開始在眼眶裡打轉。

蔣默然張手——哎,不行,懷裡還抱著個孩子呢。

默然姐姐差點就為瞭保住情郎,把懷裡的小嬰孩給扔出去。

急忙抱問孩子,後退一步,她又是仔仔細細把李南方從上到下看個清楚,終於確定是她心愛的那個男人,淚水瞬間奪眶而出。

“我、我想你。”

蔣默然的淚低落下來,掉在懷裡小嬰孩的臉上。

小傢夥隻感覺臉頰一涼,吱吱呀呀揮舞小爪子,好像要給媽媽擦掉眼淚的孩子一樣。

這些淚水,同樣是滴在李南方的心坎上。

讓他一瞬間意識到,這世界上還有人苦苦思念他。

“我、也想你。”

李南方張開手臂,直接把蔣默然擁進懷裡。

愧疚的心情實在是難以表達,隻能用擁抱表達他的歉意。

也不知道抱瞭多久,直到兩人中間隔著的那個小嬰孩,好像很不習慣李南方身上的氣息似的,咧開嘴發出低微的哭嚎。

兩人才猛然驚醒,急忙分開。

蔣默然抱著孩子,輕輕搖晃安撫。

李南方看著眼前這一幕,溫馨倒是溫馨瞭,可怎麼這麼別扭?

這裡是嬰幼兒病房,蔣默然懷裡抱著個孩子,沒什麼好奇怪的,可問題是別的孩子都是在搖籃床裡放著。

怎麼眼前這個就那麼特殊?

而且默然姐姐安撫那孩子的時候,眼睛裡透露出來的目光,好像是母親一樣。

這——別扭。

就是無比的別扭。

蔣默然好不容易安撫住懷裡的孩子,一抬頭就看見李南方那種怪異的目光,不由得噗嗤一樂,抿著嘴冷哼道:“看什麼看,我早就說想和你生個孩子,可你一消失就是大半年。我隻能找別人瞭。”

“啊?默然你、你——”

“我什麼我,看你那傻樣,真以為我會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嗎。嘿嘿,放心吧,這孩子是我給咱們找到的幹兒子。”

“幹——兒子?”

李南方隻感覺腦汁不夠用的瞭。

什麼時候憑空冒出來個幹兒子,他自己都不知道這事啊。

其實,這孩子出現的時間也不長。

算起來,頂多兩個月。

就是李南方還在疏勒古城執行任務的時候,京華總院出生瞭個醫學奇跡一樣的早產兒。

孩子的母親名叫徐佳。

一個曾經作風不良的藝校女生。

事情的經過,不用多講。

大傢應該記得,那藝校女生生下孩子之後,認準瞭蔣默然這個大靠山,便請蔣醫生給她的孩子起名。

蔣默然順水推舟,忍下瞭幹兒子。

並且——

“我給他起名李向南。向你,希望他長大以後,能做一個像你一樣的頂天立地的男人。”

蔣默然這話一出。

李南方登時就感覺渾身說不出的舒服。

你看看。

還是默然姐姐說話動聽。

老子頂天立地,試問這世間還能有幾個男人能比。

“向南的母親還是個學生,生瞭孩子之後,也許是知道做母親應該給孩子當個好榜樣,變得安穩很多。

我就勸她回學校好好上學。

不管怎樣,向南以後終究是要和親媽在一起生活的。

這段時間,我就一直照顧著向南。

正好明珠這邊開什麼醫學交流會,我聽說明珠總院的嬰幼兒專科技術是全國最頂尖的。

就帶著向南來這裡,請專傢給他檢查一下身體。

他是個早產兒,出生之前,沒有人覺得這孩子能活下來。

可他就是這麼健健康康長起來瞭。

要不,怎麼說是個醫學奇跡呢。”

蔣默然笑笑,有無奈地搖搖頭:“真沒想到,到瞭明珠總院之後,還能遇上一場醫療事故。我都懷疑,他們這的專科醫療水平是不是全都吹出來的。哎,對瞭,南方,你怎麼也在這?”

“我、哈,別提瞭,這事說來話長。反正,我剛才就是讓一群記者給逼進來的,到這暫時躲一會兒。”

李南方隨口說出他出現在這的直接原因。

誰知,默然姐姐的臉色瞬間就變瞭。

“記者?”

她愣神片刻,快步走到前方,把那扇通道大門輕輕拉開一條縫。

這下可好瞭。

無數閃光燈的亮光透過門縫閃耀進來,差點把默然姐姐給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她趕緊縮回腦袋來。

“南方,你先待在這別亂跑,我去通知一下他們秦院長。該死,記者怎麼來瞭呢,這不是添亂嗎。”

說完這句話,蔣默然朝著某間病房裡面飛奔過去。

片刻之後,病房區裡又亂套瞭。

剛才見過的那位秦院長滿頭大汗從病房裡走出來,一邊走,一邊還沖著身邊的人厲聲質問:“那些記者是怎麼得到消息的?他們的到來隻會影響我們的工作,這點事情你們不明白嗎?”

可惜,沒有人回答秦院長的問話。

有的隻是眾人嘰嘰喳喳的討論。

“壞瞭壞瞭,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媒體給曝光出去啊,絕對影響我們醫院的聲譽的。”

“現在還管什麼聲譽啊,趕緊想辦法把那些孩子治好才行!”

“院長,不好啦,外面的記者越來越多啦。保安打內部電話過來說,根本就攔不住呢。”

人聲嘈雜。

那麼多醫護人員本來就是焦頭爛額,遇上更大的事情全都毛瞭爪子。

這時候,院長身邊的小跟班突然抱著手機擠到近前,急聲說道:“秦院長,是市長辦公室的電話,要求你說明情況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喧鬧的病房區走廊瞬間變得死一般沉寂。

完瞭。

這事驚動領導瞭。

問題變得更加復雜。

秦院長一臉菜色,做瞭好幾次深呼吸,才終於壓住內心的慌亂,震聲說道:“都給我安靜,所有人繼續研究治療方法。市長辦公室的電話呢,給我接過來!”

隨著秦院長的一聲令下。

終於醫療專傢又是一窩蜂地湧進另一間診療室。

不知道他們要研究什麼。

但是,有一點可以肯定,大傢恨不得躲得遠遠的,怎麼向領導交代的事情,就交給秦院長解決。

沒辦法,誰讓他是明珠總院的最高領導呢。

地位越高,責任越大。

李南方遠遠看見,呂明亮面色沉重地隨人群一起進入診療室,而蔣默然則是揮揮手示意他別到處亂跑,同樣去診療室裡幫忙瞭。

走廊裡稍稍安靜下來。

大傢都心急當前的問題,反倒是忽略瞭李南方這個外人。

李南方倒也樂得清閑,轉身坐在走廊的休息椅上。

反正,醫院裡的事情不歸他管。

外面的記者,早晚要被院方的人吸引走。

到時候,他找個機會抽身就是。

可這剛一坐下,滿心裡的好奇心,又讓他坐不住瞭。

這醫院裡究竟發生什麼事瞭?

尤其是看到那位大義滅親的秦院長,跑去樓道盡頭接電話的背影。

他就更壓制不住內心好奇,裝作漫無目的的樣子,悄悄起身,好像貍貓一樣,追到瞭秦院長的身後不遠處,支起耳朵來,偷聽別人的對話。

“嗯,市長,我是秦城。

現在的情況很復雜。

總共有三十二名新生兒和十五名嬰幼兒出現瞭特殊病狀,初步確定是某種新型的傳染性病毒。

我們正在努力研究治療方法。

啊,我們不是努力,我們一定盡全力!

保證給政府和人民一個滿意的交代。

啊?

現在就要對媒體公佈消息?

這——這不太好吧。

什麼?

那些病患傢屬已經鬧到市政府去瞭嗎,我們之前已經安撫過他們瞭啊。

行行行,我知道瞭,領導。

現在不是考慮責任的時候,我立刻找人去對媒體公開消息。

我們這次絕對在公眾的面前將事情完美解決。

謝謝領導。”

秦院長一邊猛擦額頭上的冷汗,一邊不斷對著手機話筒唯唯諾諾應聲。

等到通話結束,老院長的一雙眼睛看向窗外天空,充滿瞭滄桑的感覺。

李南方在旁邊聽得有些入迷。

直到院長轉過身來,他才猛然驚醒,嚇得趕緊就是推開旁邊的病房門躲瞭進去。

他現在是在這暫時避風頭的。

萬一讓那秦院長發現,還不直接把他扔出去啊。

他指望醫院幫他吸引走記者,可不是他被扔出去之後,幫這傢醫院吸引走關註的目光。

李南方貓著腰,透過病房門的窗戶偷眼觀瞧外面。

隻見那位秦院長大踏步從走廊裡走過去,他才長出一口氣。

可是這一放松下來,突然就感覺脖子上涼涼的,好像有什麼玩意兒正在他後脖頸來回亂爬。

剎那間,李南方嚇得渾身汗毛都豎立起來瞭。

這特麼不會是遇見鬼瞭吧?

他猛的轉身,伸手就是朝身後一記猛虎套心。

管你是人是鬼,敢在咱李老板的身後——我去!

李南方的出手,到瞭半路立刻變換方向,以最快的速度繞開身後的東西,擰著身子後退兩步。

好險啊。

差點就犯瞭大錯。

他身後出現的根本不是鬼,而是個才幾個月大點的小屁孩,剛剛就是那孩子伸手在他脖子上撓來撓去。

搞什麼嘛。

李南方哭笑不得,裝作壞叔叔的樣子,惡狠狠瞪瞭一眼過去。

結果這一瞪,麻煩來瞭。

那小屁孩原本呆愣愣的一張臉,突然間變得扭曲起來,咧著小嘴就是要放聲大哭的樣子。

官路風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