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字幕网app下载网站

  

第27章 內奸

“這叫喪門釘!”書靈曾經跟我說過,被喪門釘釘住的木頭人陰狠無比,被碰到的人,會受盡棺材釘穿心的痛苦而死!

“媽的,這人真夠狠的!”我暗罵一句,趕緊往旁邊一閃。

木頭人擦著我的肩膀滑瞭過去,它一轉身又向著我撲來。

連胡大仙都在驚呼著,“快閃開!”

我這次卻沒有躲閃,因為一味的躲閃也不是辦法,對方是在試探我的能力,那我就讓他看看,我們趙傢的厭勝術也不是白給的!

我嘴裡迅速的念動咒語,同時,木頭纖維已經飛瞭出去。

“囚”術克制這種邪術非常好使,木頭人被捆住,然後倒在地上。

這個時候,胡大仙也從房子裡跑瞭出來,伸手去碰木頭人。

我趕緊攔住瞭他,木頭人雖然被制住,可是厭勝術還在。

我趕緊進屋把那袋雞血拿瞭出來,不敢三七二十一迎頭灑在木頭人身上,之後用羊角錘很小心的把它胸口處的喪門釘撬出來,弄完這些,我才松瞭一口氣。

我還沒來得及喘口氣,忽然,木頭人胸口處的木頭猛的一震,一道木門打開瞭!

“裡面有機關!”我拉著胡大仙撲倒在一邊。

對方或許已經算計到我會把喪門釘起掉,而在木人身上設置瞭更要命的陷阱!

我倒在那裡好一會,木頭人再也沒有動靜。

我跟胡大仙這才爬起來,有些狼狽的拍拍身上的泥土,小心翼翼的走到木頭人跟前。

木頭人仍舊一動不動的倒在那裡,胸口處巴掌大小的木門敞開著,裡面放著的是幾張黃色的符篆。

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胡大仙不解的問我。

我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,忽然想起來,王濤的身上帶著這種符篆,原來它在告訴我,王濤在他們手裡!

果然,我把符篆拿起來,下面有一張紙條,“想要你朋友活命,拿雕像來換!”

“狐貍尾巴終於露出來瞭,原來他還在惦記著我的雕像!”我尋思著。

可是知道我有雕像的隻有王濤,李鐵嘴和胡大仙他們三個,難道有人出賣瞭我?

我的臉陰晴不定的看著胡大仙。

胡大仙沒弄明白怎麼回事,問我怎麼瞭?幹嘛用那種眼神看著他?

我跟他說,有人出賣瞭我,否則對方不可能知道我有雕像。

胡大仙說,他雖然跟我交往不多,可他是不會出賣朋友的。況且我救過他的命,還有我們一直在一起,沒分開過,他怎麼出賣我?

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,可要是王濤和李鐵嘴,對方怎麼能拿他們來要挾我?

紙條上面寫著交換人質的地方,就是山頂上的那塊平地。

因為不能肯定王濤他們出賣我,我怕冤枉瞭他們。

萬一我錯瞭,對方手段陰狠,不知道會用什麼辦法來折磨他們。

“你真的要拿雕像去換他們嗎?”胡大仙也知道,對我來說雕像非常重要,他疑惑的問我。

“我們先到那裡看看情況再說,”我跟胡大仙說,“他們是我朋友,總得想想辦法才行。”

胡大仙看瞭看我,沒有說話,然後就進屋瞭。

我把銅鏡和雕像收拾好,裝在背包裡,還有工具和兩片冥蘭的花瓣。

對方肯定設下瞭陷阱在等著我們,我特意弄瞭十幾根木頭纖維帶在身上。

平臺上,那幾口棺材還埋在地下,血腥味淡瞭很多。

小高死在棺材裡,而那幾具被硫磺克制住的屍體,已經倒在地上。

天沒亮,村裡人還不知道這裡發生瞭那麼多的事情。

我跟胡大仙走到槐樹樁旁邊,卻沒看到約我們出來的人。

風一陣陣的吹過,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,這裡死瞭太多的人,陰氣一定很盛。

反正事情已經到瞭這個地步,我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瞭。

我跟胡大仙坐在木樁上,留意著周圍的動靜。

就在這時,一道身影從樹林裡走瞭出來。

“羅傢人出現瞭!”我一下子站起來,可是令我意外的是,這個人的步伐很輕盈,羅傢的人應該都是殘疾才對。

他比我大不瞭幾歲,長得很俊秀,臉上始終帶著一種笑意,那種笑在我看來非常的討厭。

“你是誰?是你約我們來的嗎?”我問他。

“不錯,”那人笑著說,“東西帶來瞭嗎?”

我打開背包的蓋子,露出裹在絲帶裡的雕像,讓他看瞭看,然後說,“他們兩個在哪裡?”

那人沖著我伸過手來,說,“先把東西給我,我再放人!”

在不知道王濤他們死活之前,我當然不能把東西給他。

我抱緊背包,跟他說,“沒見到人,別想拿東西!”

那人忽的仰天大笑起來,“你以為到瞭這裡還能走嗎?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得把東西留下!”

他笑瞇瞇的看著我,“遇到我呂東算你倒黴!”邊說邊往這邊走過來。

“你跟羅傢有什麼關系?金絲楠木和搖椅都是你做的手腳?”聽他自稱姓呂,應該不是羅傢人。

“對,算你有眼力,那些都是我做的,”呂東說,“如果不是我師父交代過,讓你活著出山洞,你以為你能到這裡來嗎?”

我終於弄明白瞭,原來他是羅淵的徒弟,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弄出來的,今天是血債血償的時候瞭!

我感到血在往上湧,掏出斧子就向著他沖瞭過去。

呂東卻停住瞭腳步,說,“到瞭現在,你還像個莽夫似的打架,厭勝術真是白學瞭!”

我才不管他的奚落,恨不得一斧子把他給劈成兩半!

呂東笑著說,“我才不跟你拼力氣,你也學過魯班書上的厭勝術,我也學過,那就看看我們誰更高明吧!”

“你不是姓呂嗎?怎麼會學過魯班厭勝術?”

呂東不屑的說,“知道你們趙傢為什麼會人丁單薄,快要維持不下去瞭嗎?就是因為你們太墨守成規瞭,自己傢的那點玩意藏著掖著的,不能發揚光大,遲早會被帶進棺材裡。而我師父跟你們不一樣,隻要是資質好的,都可以去學,師父手下像我這樣不成才的徒弟多得是!”

呂東的話確實很有道理,可是奶奶就是因為他們而死的,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,我懶得跟他狡辯,繼續往前沖。

“那我就讓你看看,下半本魯班書裡的厭勝術吧!”呂東說。

同時,邊念咒語,邊用木工刀把手指割破,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面上。

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,我也停住腳步,目不轉睛的望著周圍。

他的咒語念完,血把身前的地面都打濕瞭,突然地面劇烈的震動起來,四個木頭人同時從地下爬瞭出來。

木頭人比我在院子裡見到的高大很多,足足比我高出一頭,樣子也非常的兇戾。

“小心瞭!”胡大仙沖著我喊道。

我讓他別過來,對方用的是厭勝術,我也得用厭勝術來破除,胡大仙過來也幫不瞭什麼忙。

我取出四根木頭纖維來,分別向著四個木頭人拋過去。

令我意外的是,百試百靈的“囚”術居然對木頭人不管用!

在距離木頭人一米多遠的地方無力的落瞭下來。

“哈哈,你這招不管用瞭,還有沒有新鮮玩意?”呂東得意的說,“我這個術比你的高明很多,你還得多學學才行!”

說話間,木頭人已經到瞭離我不到一米遠的地方。

他們的胸口都盯著黑色的喪門釘,跟那個木頭人的原理相同,卻可怕瞭好幾倍。

“這種厭勝術叫“纏”,”呂東跟我解釋著,“被木頭人裡的陰魂纏住,就會生不如死的,我不會讓你現在就死掉,我要帶你回去見師父!”

我把帶著的木頭小塔也扔瞭出去,可惜還是不管用。

對方毫無阻礙的圍攏過來,在他們高大的身體面前,我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。

如果被對方的身體碰到,真會像呂東所說的,生不如此。

“好,算我輸瞭!”我沖著呂東喊道。

“哈哈,”呂東笑的很開心,“你們趙傢真是不成器,以後不會再有趙傢人瞭!”

他一擺手,木頭人停在我的面前,用貓眼做成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我。

“把東西交出來吧,”呂東沖著我不耐煩的招招手,“或許我回去跟師父求求情,能讓你多活幾天。”

我假裝在背包裡翻雕像,趁著呂東不註意的時候,忽的把鬼鑒拿瞭出來,沖著他照瞭過去。

呂東的臉清晰的出現在銅鏡裡面,他瞪瞭我一眼,怒道,“喂,讓你拿雕像,你拿的是什麼?”

我嘿嘿冷笑著站起來,問他,“你聽說過鬼鑒嗎?”

“鬼鑒?”他的臉變得煞白,快步走過來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

他可定知道有關鬼鑒的事。

我跟他說,被鬼鑒照到的人用不瞭多久就會被勾去魂魄死於非命,隻有我有辦法救你,你就看著辦吧。

旁邊的胡大仙也說,李鐵嘴和王濤都被鬼鑒照過,就算是你不肯放他們,他們也活不瞭多久,而我們不辭勞苦的,跑到這個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來,就是為瞭救他們。

呂東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,他沒想到,本來已經控制住瞭局面,居然又被我給陰瞭。

趁著他沒有反應,我趕緊揮動木工斧把四個木人從中斬斷,奇怪的是,木人就跟活人似的,被斬斷的地方不停的有血流出來。

魯班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