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死他app

  

“這……”

陸鳴一時沉默瞭,不知該說什麼才好。

他仔細回憶國師的眼神,又皺眉思忖瞭一陣,才苦笑著道:“龍兄弟,你這真是個大膽的猜想!”

他覺得紀天行的猜測有些驚人,甚至是異想天開的。

但他也不得不承認,或許真有這個可能。

畢竟,他也看出國師確實有問題。

這個時候,國師和天象皇帝見紀天行、陸鳴都沉默不語,便主動開口瞭。

“域主大人,真相已經浮出水面瞭,龍天就是真兇!

懇請域主大人為屬下做主,還小女一個公道!”

“域主大人,龍天污蔑老臣的話,實在是拙劣不堪,以您的雄才大略,不可能相信吧?”

聽到國師和天象皇帝一唱一和,一直保持沉默的鵬飛,忽然開口說瞭句公道話。

“不論如何,我都相信龍天前輩,絕不會殺害象雨。

像他這樣身份尊貴的強者,若真殺瞭一個無名之輩,還會浪費時間和心思,來這裡自證清白嗎?”

天象皇帝和國師,頓時對他怒目而視。

若不是看到他跟陸鳴一起來的,他們早就把鵬飛轟走瞭。

陸鳴終於下定瞭決心,神色肅穆的望著國師和天象皇帝,語氣威嚴的道:“此事還有疑點,真相尚未查明,你們稍安勿躁。”

“啊?”

“域主大人,您不能聽信龍天的謊言啊!”

國師和天象皇帝頓時變瞭臉色,滿腔焦急。

陸鳴卻不理會他們,繼續傳音跟紀天行商議對策。

“龍兄弟,既然你覺得有某個神王強者奪舍瞭國師,才會引發這件事。

那你有沒有什麼辦法,找到和那個神王有關的線索?”

紀天行想瞭一下,答道:“我可以利用搜魂之術,查看國師的神魂記憶,或許能找到線索。”

陸鳴皺起眉頭,道:“搜魂之術?對神魂傷害極大吧?

國師和天象皇帝如此態度,他們怎麼可能配合你?

再者,那個神王奪舍國師,盜取王級戰斧之後,就抹除瞭相關記憶,肯定早就逃之夭夭瞭。”

“不論如何,我還是想試一試。”紀天行的態度很堅定。

“這……”陸鳴猶豫瞭片刻,才點點頭道:“行,那就照你說的做吧。”

紀天行不再遲疑,轉身凝望著國師,雙眸變成暗金色,與之對視。

國師剛意識到不妙,正要低頭閉眼,紀天行已經施展搜魂神術,侵入瞭他的神魂。

“唰!”

無形的神魂之力,強行闖入國師的神魂中,讀取他的神魂記憶。

國師承受不住神魂撕裂般的痛苦,頓時渾身抽搐,痛苦地慘叫幾聲,便暈瞭過去。

天象皇帝一看情況不對,頓時怒不可遏的沖向紀天行,要出手阻止他。

“龍天!你這個混蛋,你在做什麼?

你不僅殺瞭朕的女兒,還要當眾殺害國師嗎?”

天象皇帝憤怒的咆哮著。

不過,他剛邁出一步,就被陸鳴擋下瞭。

天象皇帝更加憤慨,滿腔委屈的質問道:“域主大人!龍天歪曲事實,污蔑國師,還要當面行兇,您難道坐視不理嗎?”

陸鳴面無表情的道:“他隻是在調查真相而已!”

見他如此態度,天象皇帝明白他是支持紀天行的,更加憤慨和委屈瞭。

可他還沒憤怒到失去理智,無論如何也不敢反抗陸鳴。

很快,百息時間過去瞭。

紀天行結束施法,收回瞭神魂之力。

國師仍然處於昏迷狀態,倒在地上昏睡著。

天象皇帝連忙查看他的情況,見他並無性命之憂,這才松瞭口氣。

陸鳴望向紀天行,問道:“如何,查到線索瞭嗎?”

紀天行皺著眉頭,表情凝重的道:“正如你所料,有關那位神王強者的記憶,都被刪除瞭。

但是,從這些蛛絲馬跡中,我們依然能總結出幾點線索。”

陸鳴有些失望,眼神黯然。

鵬飛滿腔期待的盯著紀天行,正在揣測、分析紀天行和陸鳴的計劃。

畢竟,他倆之前是傳音交流,鵬飛並不知情。

紀天行正色說道:“第一點,那個神王的實力不算強,也不算太弱,應該是中位神王。

第二,早在十天之前,國師就被那個神王奪舍瞭。

第三,象雨被殺,王級戰斧被盜的當天,那個神王就逃走瞭。”

陸鳴點瞭點頭,語氣復雜的道:“雖然這三點可以肯定,也算是一部分線索。

可我們還是沒有頭緒,如何才能找到那個神王?”

一旁的鵬飛,聽完紀天行的話,頓時明白瞭他的意思。

他似乎想到瞭什麼,頓時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紀天行問陸鳴:“神王境的強者,可不是輕易能見到的。

你身為一域之主,這段時間有哪個神王來過青蓮域,你應該清楚吧?”

“這……”陸鳴露出無奈的苦笑,攤手道:“青蓮域那麼大,我又一直待在域主府,怎麼可能知道?

除非對方在哪個帝國現身,做過什麼事,我麾下的人才會稟報。”

紀天行神色黯然,嘆瞭口氣,道:“若是如此,那就很難查到真兇瞭。”

陸鳴贊同地點點頭,也隻能無奈地嘆息。

既然查不到真兇,也無法給天象皇帝一個交代。

陸鳴和紀天行的臉色,都不太好看。

這時,鵬飛卻突然插瞭一句話。

“師叔、龍天前輩,我倒是知道有個神王,近期在青蓮域出現過。”

陡然聽到這句話,紀天行和陸鳴都眼前一亮。

“是誰?”

兩人異口同聲的問道。

鵬飛笑瞭笑,講述道:“天仁域的天狼王,師叔您應該認識吧?”

“當然認識!”陸鳴毫不猶豫的點頭,並解釋道:“此人是天仁域的四大神王之一,但是秉性和風評極差,是最兇殘霸道的一個。

他是中位神王,實力僅次於正副域主,在天仁域經營上萬年,組建瞭非常龐大的勢力。

那個勢力覆蓋七個帝國,有數千名精銳高手,在天仁域算得上一手遮天。

而且,天狼王貪婪嗜殺,暴戾乖張。

他組建的勢力無惡不作,大肆搜刮、搶奪天仁域的資源和財富,嚴重威脅到天仁域主的地位。”

劍破九天